香甜烤地瓜

愿曳尾于神祠,保其天真,成其之志

没想到这么久没更还能涨粉收红心,真的是很感谢大家的喜欢!
等期中考结束我就继续更!

如果 (二十)

      薛洋吃过了甜滋滋的汤团,又和两位道长折腾了好一阵,再回到房里时,已近子时。
       看着床上那个被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便宜弟弟,薛洋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又在其床前放了一大包山楂糕,免得小鬼第二天醒来,又哭哭啼啼地抱怨不带他吃点心。
       正当薛洋准备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阿洋,与我叙叙旧如何?”
        回头看去,只见半空中悬着一精巧纸人,绕着薛洋上下飞舞。后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倒也不恼,索性大大方方地停在了对方手里。
        “出去再说。”
        薛洋像是早就料到一般,脸上平静得很,只是将那纸人藏进了怀里,又悄悄从窗口跳了出去。

      霜降已过,天气有些冷了。
      薛洋缩了缩身子,没好气地嚷嚷着,“有屁快放!薛爷爷我快冻死了!”
      刚说完,那小纸人便从薛洋怀里钻了出来,乖巧地停在了他的肩上。
      “我们这么多年没见,阿洋就不想我?”
      “想个屁,老子现在就想钻晓星尘的被窝!”薛洋哼哼了一句。
      “......好吧。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也只有在薛洋面前,金光瑶才会如此直白地说话。
      “杀人还是放火?”
      “帮我补好聂明玦。”
      “........”
      薛洋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当初将那人五马分尸,现在又让自己给补回来?更何况聂明玦的身体已经拼好,早就变得刀枪不入。补什么?补脑子?
      “对,就是补脑子。”
      此话一出,薛洋忍不住笑出声来,“瑶瑶啊,聂明玦是傻了点,跟他过日子的确委屈你了,可我真的帮不了你呀,哈哈哈哈~”
      “他的身体虽已完整,但神识残缺,常被怨气所控。我需要你补全他的神识,替他除了怨气。”
      “呵,说得倒是轻巧。”
      “魏无羡能做的事,想必薛成美也一定能做。”
      听到这话,薛洋一把捏过了停在肩上的纸人,“你少拿那夷陵老妖来激我!我问你,最近这么多修仙的发疯,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阿洋何时变得这么良善了,竟然还学会关心人了?”
      “呸,别人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怕那两个臭道士太蠢,又要去多管闲事!”
       一想到家里还有两尊明月清风傲雪凌霜的活菩萨,薛洋就恨不得全天下的坏蛋都死光才好。当然,除了他自己,再勉强带上一个金光瑶。
      “那些不是我做的。我现在只想补好聂明玦,然后”
      “然后当作两不相欠,去跟你二哥双宿双飞?”薛洋插了一句嘴,又顺带着捅了一刀。
      “.......我跟蓝曦臣没有关系。你帮不帮我?”金光瑶的语速已有些加快。
      薛洋像是恶作剧成功那般地咧嘴一笑,“嘿嘿!帮,当然帮啦,怎么能让我家瑶瑶受委屈呢?等我从空灵山回来,就立马帮你摆脱聂明玦的魔掌!”
      “近来多事,来者不善,阿洋还是小心些好。”
      “行了行了,”薛洋放开捏在手里的小纸人,示意他离开,“快走吧!又不是见不着了,干嘛这么婆婆妈妈的?”
      那纸人又在半空飘了一会,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终仍是无声无息地飞走了。
      等他彻底离远了,薛洋才抖了抖身子,连忙赶回客栈去。

    
      第二天早上,薛洋毫不意外地赖了床。整个人裹在松软的被子里,死活不肯起来。
      晓星尘好脾气,自然依了他去。宋岚可就没这么有耐性了,直接掀掉薛洋的被子,拎着他穿好了衣服,又拎着他做好了洗漱,等薛洋彻底清醒时,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早饭桌上。
      “宋岚你有病?让我多睡会儿会死啊?”说完,薛洋气鼓鼓地夺过了宋岚刚盛好的粥,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宋岚冷冷地哼了一声。
      “呵,你还有理了!”说着,薛洋又从他手上抢过了刚刚剥好的鸡蛋,一口便吞了进去。
      “看什么看,你不就是给我吃的吗?”
      “唯小人难养也。”宋岚回声呛了他一句。
      “那你就别养呗。以后我就让道长一个人养,你自己睡去!”
      “好啦,阿洋快些吃吧,我们还要赶路呢。”
      晓星尘还是和往常一样打了个圆场,笑眯眯地递了块枣糕过去,这才堵上了薛洋的嘴。
      原本吵吵嚷嚷的饭桌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多少有些尴尬,就连一直埋头苦吃的小奕也忍不住抬头瞧了瞧,只见自家哥哥一边咬着枣糕,一边偷偷瞄着对面黑脸的宋道长,却都不肯再说一句。
      好不容易捱完了这顿饭,薛洋才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宋岚一句,“喂,下一站去哪?”
      “萧县。”
     





      
     
最近两章两位道长的戏份比较少,下次多点😄

不好意思啊,这个学期比较忙
以后会在周末更文的!

如果 (十九)

        薛洋先是一惊,待看清楚对面那张脸后,又不自觉地收回了已经出鞘的降灾,换上一副嬉笑语调。
        “我这样的市井小民还能干些什么?自然是来听听敛芳尊在做什么好事喽!”
        “唉,可怜某人夜夜问灵,却等来这么个负心汉!”
        金光瑶虽然知道薛洋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可听到“夜夜问灵”这四个字时,还是能感觉到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微不可察地颤了颤,刻意回避的记忆从脑海中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可还未等他做出回应,一股煞气便从背后冲出,直击薛洋脑门。降灾飞速出鞘,才堪堪抵挡下来。
        正当两位道长上前护住薛洋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里显现出来,手持长刀,目露凶光,同样地挡在了金光瑶的身前。
       来者正是赤锋尊,被金光瑶五马分尸又与其在棺内斗了二十年的赤锋尊。

       一时间场面尴尬。修仙界人人扼腕叹息的三位君子,此时正分别护着一位臭名远扬的恶人。
       两位道长与赤锋尊相对而立,薛洋和金光瑶一言不发地站在其后,一个等着看戏,另一个则等着机会逃跑。
       许是几人之间的气氛实在有些微妙,没过多久聂明玦便率先收回了霸下,向着两位道长行了一礼,“晓道长,宋道长,多有冒犯,请见谅。”
      “赤锋尊不必多礼,只请以后莫要再滥伤无辜了。”两位道长客客气气地还了礼。
      “薛洋本就是十恶不赦之人,何来无辜一说?他手上染过多少人的血,两位道长想必比我清楚。”
      聂明玦仍旧是生前的刚直本性,一听宋晓二人有意维护,心中怒气更盛,说话也不再留情面。  
     “那金光瑶手上又染过多少人的血,想必赤锋尊也是清楚的罢。”宋岚冷面冷语,直击要害。
     果不其然,聂明玦听完这话,面色更是阴沉却又无话可说,像是被人拿住了七寸,争不得动不得。

     眼看又要陷入僵局,薛洋从后面跳了出来,朝金光瑶眨了眨眼,双手随意地环于胸前,懒遢遢地开了口。
     “瑶瑶,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如今回都回来了,怎么还整些幺蛾子呀?莫不是舍不得那仙督之位,还想着与你那二哥重归于好?”
     “成美多虑了,我承蒙大哥相助才得以脱身,从今往后自然是要追随大哥一生一世。至于那些虚名浮利,早已看透了。”
      金光瑶依旧和前世一样讨喜。白衣玉面,彬彬有礼,说出的话更是面面俱到。眉间少了一点丹砂,却更显清俊澄澈。与不怒自威的聂明玦站在一起,倒像是个谦和的老好人。
      可这些话谁都有可能信,就是薛成美不会信。
      “好一个看破红尘的敛芳尊哪,真是教我感动。既然如此,又何必步步为营,引我们入局呢?”
      “成美啊,做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好。你现在体弱多病一无是处,做事又畏手畏脚唯恐失了两位道长的欢心,我何苦劳神劳力地设局害你?更何况我归来不足一月,且一直与大哥待在一起,哪来的功夫去戏耍你?”
      听到这话,薛洋不气反笑,从衣袖取出一块烧焦的纸片,朝对面那两人晃了晃。
      “瑶瑶,可还认得这个?”
      “自然认得,这纸人术还是我教你的呢。”
      “可他怎么会时时出现在我的身边呢?”
      “当然是有人在跟踪你啦。成美啊成美,我不过离开几年,你怎么变笨了不少呢?”
      “呵,纸人化形的法子到处都是,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难学会,可会自恋地点上丹砂痣的,恐怕只有一个吧。”
      “未必呀,成美。当年夷陵山百家混战,起先不也以为元凶只有魏无羡一个吗?”
      “这么说,是有人要故意陷害你喽?”薛洋冷哼一声,将纸片藏了回去。
      “恐怕不仅是害我。”金光瑶依旧彬彬有礼地笑着。
 
      “金宗.....金公子,既然近来之事与你无关,又为何与赤锋尊,出现在这荒郊野地?”
      晓星尘还未能看清金光瑶与聂明玦之间的关系,只得谨慎地开口说道。
      “.........大哥伤了那群发疯的道士之后便煞气发作,又连累了不少无辜,所以我带他来这山上休养,压一压他的煞气。”
      “到底是休息的休啊,还是双修的修啊?”薛洋又是嘴贱地调笑了一句。
      “成美还是先管好自己吧,你的时间应该不多了吧。”金光瑶善意地提醒了一句,“当初我就劝过你要三思而行,这一不小心,可是会魂飞魄散的。”
      “哼,空灵山上皆仙草,还怕找不到能救我命的?”薛洋不屑地回了一句。
     “那就祝你好运了。”金光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辨不清真假。
      .........

    寂静的山间,三人并排而行。
    “阿洋”
    “道长不必担心,咱们快些赶到空灵山就行,我不会有事的!”
   说罢,薛洋便大方地揽上了两位道长的肩,加速往山下走去,“道长快点呗!我还想吃宵夜呢!”
   
   此时,山上的一间木屋里,聂明玦正黑着脸坐在桌边,金光瑶则毫不客气地躺在了唯一一张小破床上。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与你无关。”
   “.........”

  

   

 

   

    
     

    
     
     
     
     

【晓薛】夫夫相性一百问(下)

  刚发出来就被删了Q_Q,
  只能麻烦大家看图片了......

【晓薛】夫夫相性一百问(上)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_^)

====================

    主角:星星,洋洋
   采访人:地瓜

   1 请问您的名字?
   星星:晓星尘
   洋洋:薛洋

   2 年龄是?
   星星:抱歉,太久了,已经不记得了
   洋洋:老子的年龄一直是个bug好吗?土鳖!
   地瓜:和善的微笑.jpg

  3  性别是?
  星星:男
  洋洋:纯爷们儿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星星:性若蒲苇,心如磐石,外柔内刚,洁身自好。
  洋洋:敢爱敢恨,敢作敢当,潇洒恣意,风流倜傥。
  地瓜:这两口子咋不去卖瓜啊?

  5 对方的性格?
  星星:虽然看起来张牙舞爪的,但心底还是渴望爱与呵护的
  洋洋:老好人一个,还是什么事都敢帮,什么人都敢救。昨天刚替隔壁阿婆接生了一大窝猪仔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星星:我初下山的时候吧,在一个米酒摊子上。
  洋洋:哼,当初你还眼睁睁地看着宋岚抽我呢!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星星:有些顽劣,须得有人好好管教
  洋洋:呆子一个,不过长得倒是不错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星星:会在我难过的时候逗我笑,一直陪在我身边
  洋洋:器大活好又持久!
  星星:......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星星:只要是阿洋,我都喜欢,没有讨厌的
  洋洋:太持久了
  星星:.......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星星:总体来说还是挺不错的
  洋洋:好,很好,非常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星星:阿洋
  洋洋:平时叫道长,床上喊相公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星星:道长星尘都可以........叫相公更动听一些
  洋洋:除了成美喊啥都行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星星:刺猬
  洋洋:萨摩耶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星星:河清街最里面那家糖果铺子所卖的山楂糖球。 阿洋最近喜欢得很
  洋洋:当然是我自己啦!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星星:我已和阿洋相爱,再无所求
  洋洋:好多好多糖,还有每天给我买糖的道长!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星星:阿洋有时行事太过火爆,我担心他会伤及无辜
  洋洋:太八婆了,一直要管着我

  17 您的毛病是?
  星星:大概是有时候过于单纯吧
  洋洋:老子这么英俊潇洒还会有毛病?下一题!

  18 对方的毛病是?
  星星:太爱吃糖了,我怕他牙疼
  洋洋:老子看上的男人绝对没毛病!一夜七次呢!
  地瓜:洋哥,社会社会!

  19 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星星:欺负他人
  洋洋:背着我偷偷去夜猎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星星:独自一人去夜猎。无论如何,阿洋是最要紧的,我不想他再受伤
  洋洋:揪大丫辫子,抢二丫糖果,骗三丫鸡蛋,拐四丫零花,还吃光了皇甫铁柱的红烧肉拌饭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星星: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洋洋:知根知底的程度,嘿嘿
地瓜:我绝对没有多想!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星星:........床上。那天阿洋染了风寒起不来,我去给他送药,然后,便互通了心意。
  洋洋:道长那时候可纯情了!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星星:彼此都有些紧张,阿洋还出了好多汗呢。不过这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洋洋:哼,我那汗明明是发热给憋出来的!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星星:......我们接吻了
  洋洋:一开始连嘴都没找准,后来还™咬到我舌头了!
  星星:阿洋,人艰不拆。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星星:各个地方的糖果铺子
  洋洋:不好吃的那几家绝对不去!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星星:为他煮一碗甜甜的寿面,然后带他去买好多好多的糖果,陪他逛遍所有想去的地方,最后回到家搂着他稳稳地睡去。
  薛洋:洗干净不就行了?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星星:是阿洋,他真的很勇敢
  洋洋:当然是我啦!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星星:一刻也离不了他
  洋洋:都™喜欢到骨子里了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星星:爱,很爱。
  洋洋:废话,当然爱啦!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星星:我一直拿他没辙
  洋洋:他说我讨厌,恶心,然后不要我的时候(哭)
  星星:阿洋,都过去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们会一直好好的!
  洋洋:哼,那要道长亲亲才可以!
  么~嘛
  地瓜:这次是鸡肉味的,嘎嘣脆。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星星:我会找阿洋认真谈谈,如果他真的不再需要我........我会成全他们的
  洋洋:道长,我绝对不会变心的!我向你保证!
  星星:好啊,那回去以后就暂时不要跟子琛讲话了吧
  洋洋:嗯嗯!
  宋岚:mmp!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星星:虽然很痛,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快乐
  洋洋:不可以!道长也绝对不会变心的!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星星:去找他
  洋洋:回家让他跪榴莲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星星:在我眼里,阿洋任何表情都很性感
  洋洋:我给他口的时候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 候?
   星星:他抱住我,蹭着我的脖子故意向我撒娇的时候
   洋洋:亲吻我左手的时候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星星:下雨天抱着对方午睡的时候
   洋洋:做爱做的事的时候

  39 曾经吵架么?
  星星:......吵过的
  洋洋:吵过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星星:他嫌我太久
  洋洋:他嫌我太弱

  41 之后如何和好?
  星星:再来一次
  洋洋:mmp!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星星:当然,如果可以,我希望早些遇见阿洋。
  洋洋: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没对你做过那些事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星星:在我假装睡着后阿洋偷偷亲我的时候
  洋洋:道长抱着我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星星:照顾他关心他,陪他哭陪他笑
  洋洋:想亲就亲,想抱就抱,so easy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星星:不再偷亲我的时候
  洋洋:不给我买糖的时候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星星:千花百草,不及阿洋一个微笑
  洋洋:道长么么哒!
  地瓜: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吃烧鸭煲仔饭土豆咖喱饭台湾卤肉饭隆江猪脚饭扬州蛋炒饭黯然销魂饭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星星:没有(偷偷吃掉了宋岚为阿洋做的红豆鸡蛋蒸糕)
  洋洋:没有(偷偷撕碎了小姑娘们写给道长的情书)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星星:对某些黑暗无能为力的时候
  洋洋:不能帮助道长的时候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星星:自然是公开的,我与阿洋真心相爱,何需掩饰?更何况阿洋也不该受此委屈
  洋洋:谁敢在背后说闲话,我就绞了他舌头!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星星:当然可以,我们是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
  洋洋: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不好意思啊各位
接下去一个月大概不会再更文了
咱们国庆见吧^O^

如果 (十八)

      秋高气爽,和风习习。
      马车缓缓行进在一条不知名的古道上,周围青山相伴,流水同行,令人好生舒畅。

      “喂,我们去哪?”
      彻夜放肆带来的疼痛还在牵扯着薛洋,他只得小心翼翼地挪到车头,随即又扯开帘子,没好气地问着前面那两个不知轻重的混蛋。
      “阿洋,我们去空灵山。”晓星尘温柔地回话道。
      “去空灵山干嘛?咱们不是都上过床了吗?”薛洋一面说着,一面又故意趴到了晓星尘耳边朝他吹气。
      “不知羞耻!”
     未等晓星尘反应过来,宋岚便眼疾手快地将薛洋塞了回去,还不忘拉上帘子。
      “靠!宋岚你要摔死老子啊!昨天不就是你做得最狠嘛!还要不要脸?”
     宋岚脸色当即黑了三分,手上缰绳勒得死紧。
     “阿洋,不许说这些浑话。小奕还在里面呢。”
     薛洋回头看了眼没心没肺睡得如死猪一般的弟弟,嘴角抽了抽,却是不自觉地压低了音量,“喂,到底去空灵山干嘛?”
      “.........阿洋,其实我并不懂交歡补魂之术。你那两魄,怕是还在我体内。”
      .........
      “这么说,老子被你们白干了一场?”
      短暂失神之后,薛洋又咧起了嘴角,笑眯眯地往两位道长身上凑去,眼神却是毒辣得很,像是要把他们抽筋扒骨一口不剩地吃进肚里。
       晓星尘红了脸,顿顿说道,“其实,也不完全是徒劳。虽补不回魂魄,却能让你少受些苦。距空灵山还有很长一段路,以后,以后还是要多做几次为好。”
       将一番流氓话语说得如此正义凛然细心周到的,恐怕也只有明月清风晓星尘了。
       相比之下,傲雪凌霜就直接得多,“你不也食髓知味了吗?”
      听罢这话,薛洋自是又气又怒。清秀白净的脸上强扯出一个违和的笑容,却又伸出两根手指在宋岚唇上暧昧地摩挲,语调阴阳怪气的,“宋道长,我看你是连这条舌头也不想要了吧。”
       宋岚并未理他,也没拨开他作乱的手指,仍旧面无波澜地赶着马车,只是背上的拂雪铮铮作响,正昭示着主人的怒气。
       眼见气氛越来越紧张,晓星尘赶忙将宋薛二人分了开来。
      “阿洋,快回去好好歇着,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为你补全魂魄。”
     “子琛,你也别跟阿洋置气了,他身子要紧。”
     看到晓星尘如此维护,薛洋越发猖狂起来,“哼,宋子琛,你永远也别想上老子的床了!”
      “不过要是你跪在爷爷面前求饶,薛爷爷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勉为其难上了你!”
     “薛洋!”宋子琛快要气笑。
     “好了,阿洋快回去休息罢。前面那镇子的羊角蜜很有名,到时给你称一些可好?”
     “称一些?”
     “五斤?”
     “嗯?”
    “十斤?”
    “切,那还差不多!”
      .........




     不过薛洋到底没吃上那蜜浆流溢,满口香甜的羊角蜜。
      四人一到镇子口,几个原本在附近玩耍的孩童便急匆匆地跑了回去,神色慌张得很。
     走进镇子,人人皆避其如蛇蝎,一见晓星尘等人走近,就远远地关上了门,不再发出一点声响。
     等四人好容易找到一家来不及关门的客栈,已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本该满满登登人来客往的时候,店里却是冷冷清清,晓星尘等人进门后更是走得一个都不剩。
     “老头,究竟怎么回事?”
     薛洋一把抓起躲在柜台底下的掌柜,露出与其面相不符的凶狠来。
     “小兄弟,你们就饶了我吧!我只是个小老百姓,各位行行好,去别处住吧!”
      “老人家,我们皆为修炼之人,若是这镇子遇上了什么麻烦,不妨与我们说说罢。”晓星尘将老掌柜从薛洋手中轻轻拉出来,耐心询问着。
      “诶呀,麻烦的就是你们这群修仙的呀!”掌柜看对方实在不像恶人,摇了摇头,又重重叹了口气,说出一些事来,“前些日子镇子上来了一群白衣道士,说是要给我们斩妖除魔,改良风水,结果妖怪还没抓一个呢,自己就先疯了!”
     “真是作孽啊,那些人前一天还好好的,结果第二天就跟疯子一样开始到处乱砍,伤了不少人呢!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
      “那会儿大伙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还是另外两位仙士给摆平的。本以为遇到救星了,哪晓得那个块头大的没过几天也发疯了,又是一顿砍哪!咱们双井镇还没遭过这么多罪呦!”
      “那您可知那两位现在去了哪里?”
      “这我哪知道啊?不过卖棺材的吴老二看见那个大块头拖着另一个往西山方向去了。”
       .........
       “阿洋,你先和小奕在这待着,我与子琛去看看。”说罢,晓星尘与宋岚提剑便要走。
      “着什么急,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薛洋迅速挡住了晓宋二人的去路,“先是延灵,然后是刘清言,如今又多了一帮无端发疯的道士,怎么次次都被我们给赶上了?”
     “阿洋,你是说.......”
     “肯定有人在捣鬼!”
      ........

     
      夜晚,好说歹说终于让掌柜同意他们住店之后,薛洋仔细安顿好阿弟,便强行跟着两位道长上了山。
      这西山因地处西面而得名,只是座不知名的小山。山上草木茂盛,生气勃勃,看不出任何异样。
      晓星尘与宋岚将薛洋护在中间,各自执剑细细察探着线索。
      一路上三人皆是屏息凝神,不敢有丝毫大意。

     待三人行至半山腰时,两道不同寻常的喘息声却突然传入耳畔。一道粗厚,另一道娇媚婉转,还伴着几丝呻吟,一听就知道是在做何事。
     “呵!哪只野鸡这么浪啊,比我胆子还大!”薛洋暗自咒骂一句,悄悄往声源方向靠去。
     “阿洋,你做什么?”
     “道长还听不出来吗?准时那两个道士在做好事,还不快去搅搅他们的兴?”
     说罢,薛洋便挣脱了宋岚的阻挡,直接往前奔去。虽说这么做有辱礼节,晓星尘与宋岚犹豫片刻还是快步跟了过去。
      三人绕至一堆杂草中停下,待蹲下身正欲仔细探听时,却再也没了那些声响,也见不到任何人影。
      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蹲在原地继续等待。大概一炷香过后,薛洋再也受不了双脚的麻痛,不顾晓宋二人阻拦径直站了起来。
       一转头,却对上一张笑容灿烂的死人脸。

       “成美,在干什么呢?”